17年大陆大学收费提高了25到50倍


高学费低就业令人忧虑 陈华伟表示,在广东省的很多地方,特别是约占全省百分之八十人口的欠发达地区,即使是(普通的)公务员,每月的工资也不过一千多元,农民的实际收入就更低一个家庭要培养一个大学生,城镇家庭需要4~5年的纯收入,普通的农民家庭可能需要十几年的纯收入!现在,相当多的家庭为了培养自己的孩子上大学,背上了沉重的债务,生活艰难与此同时,现在还有一个突出的现象就是,学校越建越豪华,大学老师的工资待遇越来越高一方面,国家财政给了巨额的拨款,另一方面,从学生中又收取了巨额的学费,但是,好像永远满足不了学校的需要 还有一个严酷的现实情况就是,大学生就业的形式越来越严峻,企业给出的大学生工资越来越低,即使在广州这样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本科毕业生普遍达不到2000元,这样的收入实际上只够普通的生活现在每年的大学毕业生(还不包括研究生)都有十几万甚至更多,大学生毕业之后找不到工作或者工资收入很低,对那些靠借款支付了巨额学杂费的家庭,包括学生本人,影响是何等的巨大 大学教育成本应公之于众 针对目前高等教育阶段存在的种种问题,陈华伟代表建议应重新核定并降低广东省内大学的收费标准,同时要将大学的教育成本公之于众,接受国家部门和人民群众的双重监督之下 他表示,有关部门应组织专家对大学生的实际教育成本,用科学的方法去核准,定期组织收费听证会,对不同地区、不同大学(包括不同专业)的收费,按实际情况区别对待 (信息时报) 记者: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