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太空人情杀促太空署检讨心理测试程序


美国太空署(NASA)官员表示,在太空人丽莎•诺瓦克(Lisa M. Nowak)被指控企图谋杀之后,美国太空署正在检讨其对宇航员的心理和精神测试程序太空署也试图裁定他们先前是否忽视了诺瓦克案子中显示的“忧虑征兆”(indications of concern) 官员指出,诺瓦克最近的行为并没有引起明显的关注,而且她上出事的前一周还一直在任务控制中心进行她下一次三月份太空船飞行的准备工作 身为海军上尉的诺瓦克2月7日上午从奥兰多市飞回休士顿在步出飞机时,她用夹克盖住自己的头,接着被带到强生太空中心(Johnson Space Center)进行药物测试 带着悲伤的混乱情绪,诺瓦克上尉花了好几天从德州开车900多英里到佛罗里达州和她的情敌、空军上尉珂琳•希普曼(Colleen Shipman)会面警方表示,诺瓦克上尉在漫长的车程中穿着尿布以节省停车上厕所的时间她带着变装用具,一把压缩太空枪,一支铁锤,一把刀,乳胶手套和垃圾袋诺瓦克上尉2月5日(周一)清早在奥兰多国际机场向希普曼上尉喷洒胡椒喷雾,周二被以企图谋杀的罪名起诉并且获得保释诺瓦克上尉的父母已经从马里兰州的洛克维尔(Rockville)前往休士顿来帮助她,而她先生则负责照顾他们的孩子家人表示,这对夫妻最近分居了 美国太空署官员表示,这显然是第一次一位勤奋的现职宇航员被起诉犯罪 希普曼上尉周二因诺瓦克的攻击而申请了保护令文件中,她描述诺瓦克上尉已经追踪她2个月,而且指出海军太空人威廉•欧富莱恩(William A. Oefelein)是她的“男朋友”官员称欧富莱恩是诺瓦克上尉妒忌的焦点希普曼还说,她在攻击事件前没有见过诺瓦克 在华盛顿新闻发布会中,美国太空署官员叙述了在诺瓦克被捕之后的情况希普曼已将这个攻击事件通报了在佛罗里达州休假的欧富莱恩欧富莱恩周一清晨联络飞行员管理主任艾伦•欧克(Ellen Ochoa)之后,强生太空中心主任麦克•寇玆(Michael Coats)派遣史帝夫•林德赛(Steven W. Lindsey)上尉到佛罗里达州“提供任何适当的协助” 太空署副行政长官萱娜•戴尔(Shana Dale)表示诺瓦克上校的案子让太空署重新审视其心理测试过程太空总署署长麦克•葛里芬(Michael Griffin) 周二上午下令寇玆对太空署原有的心理和精神检测进行检讨,并且要在太空人生涯中进行“持续的精神评估”葛里芬已从华盛顿调派外部专家进行更大范围的调查 “这种双层式的检查过程是为了了解太空人是否获得他们需要的精神与医疗护理和关照,”戴尔说道:“尽管啓动这个检讨过程,我认为我们A太空人‵总体做的还是非常、非常好的”她认为诺瓦克案子是单一事件,应该不会对太空总署的名声有长期的影响 太空总署官员坚称,寻求情感问题的帮助不会损害太空人的飞行机会不过,前任太空总署物理治疗师克拉克医生,其妻子柔瑞尔•克拉克(Laurel Salton Clark)死于2003年哥伦比亚太空梭事件,在访问中表示:“人们所说的和现实是不同的,太空人知道这是一种污名精神检查只有被要求时才会进行,这对自我极有信心的太空人是个问题他们不会来对你说,我有问题” 诺瓦克将不会参加预定3月15日进行太空梭任务她将担任从任务控制中心传达资讯给太空梭上的太空人的“太空舱通讯员”强生太空中心副主任上校罗伯特•卡伯纳(Robert D. Cabana)在休士顿的新闻发布会表示,找另一名太空人替代诺瓦克上校的任务非常简单 休士顿的强生太空中心因为可能被媒体包围而大门紧闭新闻媒体聚集在附近太空总署员工的居住处,从电视台来的直升机在头顶上穿梭美国太空总署宇航员家属后援办公室发了一个电子邮件给宇航员配偶,表示“几名太空人家属在他们家中被一些媒体记者吓着,并且希望他们不要开门”邮件也写道,“如果媒体跟你们接触,自行斟酌是否接受采访,不过,要预先检查他们的信誉和证明文件,以避免棘手甚至危险的情况” 太空总署官员表示,太空总署没有像军队一样的规则来管理太空人之间的亲密关系戴尔表示,太空总署只希望太空人的表现能够对太空署有正面的评价 海军一名发言人表示,现在开始考虑海军是否要独立进行调查或是对诺瓦克起诉还为时过早任何程序都要在本案经过民事法庭之后才会开始 当被问到他对诺瓦克的印象时,卡伯纳上校表示,她是一个生性活跃、工作努力、精力充沛、富有成绩的人他也表示,强生太空中心的人们正在面对这个令人吃惊及难过的事件,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