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当局软禁十一天 高耀洁被迫签字委托他人领奖


2月13日下午,被称为中国“防治艾滋病第一人”的高耀洁医生在被当局软禁的第十一天,被迫签名委托他人到美国领奖2月14日下午,她家的电话在被切断十二天后,刚刚开始可以打通 当天晚上,我采访了仍然被软禁在家中的高耀洁医生她说:“我的电话断了十二天,今天(下午)四点钟才通,什麽时候还会停,也不知道,今天变化太多” 问:“请问您昨天签名委托他人领奖的文字部分是谁起草的” 答:“我亲笔写的,我现在为了生存不得不这样我出国领奖是不可能了” 问:“这个委托书确切时间是什麽时候签的” 答:“昨天下午三、四点钟” 问:“文字部分是怎麽写的” 答:“‘因我事务较多,不能赴美领奖’,我就说‘叫我妹妹去’,并没写我妹妹地址,就说叫她去领吧,‘特此告知’” 高耀洁医生强调,她这样做是迫不得已她说:“我现在迫不得已,为了孩子的生存,我不得不这样写因为我的儿子、女儿都是五十岁的人了,(另一小女儿在国外)各种各样的压力,找他们谈话我的女儿直哭,我儿子心里也很难过,他说‘你要万一去的话,我们都要失业了包括我娘家的人,我弟弟都受压力” 受阻不能到国外领奖,对于高耀洁医生来讲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谈这次被迫写委托书的想法高耀洁说:“我估计我妹妹不敢去(我妹妹在美国定居),我现在愿意叫她缺席,我连‘答谢辞’都不写,上两回不叫我去,我还写了‘答谢辞’” 问:“您签了委托书交给谁了呢” 答:“交给卫生厅的副厅长兼人民医院的院长,这个人也是没办法,是上面压着他,他没说不讲理的话,很客气,就是让我写光因为措辞,我们‘措辞’了很长时间他原来说我‘有病’,说我‘身体不好’,我的态度是,不能写我‘有病’,有病我现在还能飞到南京、北京、上海吗我要写‘种种原因’,他不叫我写,最后商量就是说‘事务较多’,你说,我被关着这不也是‘事务’吗我现在还是被关着呢,被软禁着呢” 问:“您分析他们为什么不让您到美国去领奖” 答:“主要目的有一个,就是怕我暴露‘血传播’,他们最不能容忍的是我坚持‘血传播’” 问:“您认为现在艾滋病在中国主要是通过血传播” 答:“其实真的是血传播,你打开我的‘博克’看看,我一个病例一个病例地上” 问:“官方说是什麽传播呢” 答:“(官方说)是‘性传播’、‘吸毒传播’农民很穷,吃饭都没有,哪有钱去嫖娼哪有钱去吸毒现在中国是两极分化,有些人穷得要死,有些人富得要命现在是输血传播比卖血传播还多,这个后果不堪设想现在血继续传播,人继续死,不是孤儿继续增多吗这是中华民族的悲哀我现在想,社会每一个人都要发出声音我让大家都知道,大家应该提高警惕我们应该实事求是,为我们民族负责” 问:“官方说法和您的说法本质有什麽不同呢” 答:“‘吸毒传播’和‘性传播’不是个人责任吗这个‘血传播’是官方责任哪!他们认为我出国领奖会暴露血液感染 高耀洁医生谈她现在的心情:“我现在真不想再干下去了,干了二十一年,我什麽罪都受了我生不如死” 问:“您为什麽会感到‘生不如死’呢” 答:“我呼喊了十年多,没有啥进展,现在有好多人为了个人利益,歪曲了这个事实现在中国只要一说‘防艾滋病’就发避孕套,发得地下都白一层,吹汽打成球,‘啪’地打破响了,用那个皮筋扎小辫儿避孕套本身并不能百分之百解决艾滋病问题,因为艾滋病是血传播的,到处都是黑‘血站’,我觉得我的压力太大了” 高耀洁医生说,她现在正在被监控中,别人寄给她的东西,不交给她,送给她的礼物也送不上来她说:“今天,中山大学一个教授给我寄的光盘,(监控我的人)他不叫往我这儿送,我下去和他们说了半天,才给我另外,不是过节吗,有人给我送的鸡蛋、牛奶,也不叫往上送,看(监控)我的人就在小区门口(最多的时候有五十人)我问他‘你知不知道书记、省长都来过’(关于‘书记省长来’详见另篇报道)他说‘知道,到您家去了’,这便衣态度倒很好,就拿着奶、鸡蛋、人家给我寄的光盘,给我送到楼上 我要是不下去,他就没有通知我” 高耀洁医生说,她现在就想躲起来,写她的书她说:“我不想再做下去了,我也做不下去我现在就想等等这个风波过去以后,干脆我就隐藏起来现在我还有两本书没出来,出来以后我送到图书馆,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另外也有些人准备拿着我在这里挣钱、挣名,搞一些名堂,所以说我不如激流勇退,留得清白在人间现在就是把我的书、我的东西发表以后,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