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青少年的诚信度呈现下降趋势


中国安徽省一项有关青少年群体的诚信问题的调查结果表明,随着年龄的增长,青少年的诚信度呈现下降趋势 中国民革安徽省委员会,去年对合肥市上千名小学、中学和高中学生的诚信度进行了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在个人诚信行为方面,随着年龄增长,诚信出现负增长:小学生的诚信优于初中生,初中生优于高中生 调查数据表明,在诚信行为方面,小学生作业没完成时,83%的人会向老师说明情况;在“考试时遇到难题,而你前面同学的答案尽收眼底”一栏中,83%的小学生表示会继续独立思考;而在“如果在图书馆或阅览室看书,发现好的或认为感兴趣的内容”一栏中,87%的小学生表示会摘抄,仅有一名学生回答“悄悄撕掉” 而在被调查的初中生和高中生群体中,从来没有“考试作过弊和有过作弊想法”的初中生和高中生分别仅占33%和 15%,超过60%的学生“偶尔”作弊;而在“如果老师向你了解某些同学课堂纪律的具体情况”一栏中,有14%的初中生竟然选择“避重就轻,不说真话”这个比例在高中生中更高,达到22% 对随着年龄增长,中国青少年诚信出现负增长的现象,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从两个方面进行了分析,首先,他认为,这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是整个人类社会的普遍现象--- 胡星斗:“人在孩童时期总是有一颗赤子之心古代的老子、庄子都主张反璞归真,认为人一旦接触了社会就会被社会所污染,都是戴着面具生活,说的话可能都是假的内心与行为是最大程度地背离的讲假话的频率越来越高,诚信度也越来越差” 但是,在中国特殊的制度中,不讲诚信的情况可能更为严重,胡教授说,现在中国整个社会的大环境就是教导人们不诚信,人文环境极为恶劣--- 胡星斗:“媒体里面都是大话,新闻没有真的,都是讲假话、大话、空话、在单位讲真话很有可能得罪领导、不被重用所以中国整个的人文环境是极端恶劣,人们对良心、职业操守都非常不看重” 美国德克萨斯理工大学教育学院的蓝云博士说,据他了解,现在国内学生考试作弊的现象已经非常公开,人们见怪不怪--- 蓝云:“我们这里的同学谈到在国内做假毕业文凭、假毕业证书都非常公开,觉得‘这有什么对任何人不造成伤害,只是帮我进入所学的专业而已’这样的事情不觉得是羞耻的话,说明我们的道德教育是非常失败的中国是一个没有什么宗教信仰的社会,所以很多在美国进行社会教育的地方在中国都是空白的唯一负担起这个功能的就是学校,但是学校的工作很大程度上是跟着政府的宣传口径走,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缺陷”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历史系教授林毓生也就目前中国社会缺乏诚信的现象进行了分析--- 林毓生:“过去中国大陆的社会是一个很封闭的社会,现在是在一个转型的社会当中,你说封闭,它在制度上封闭性很强,政治权力的一元化,但是从经济上也没办法封闭了各方面也没办法完全由政治权力控制这种情况下,最主要是法治跟不上,‘治’我是讲治理黄河的‘治’,不是制度的‘制’,就是用法律来管理各方面包括政治权力,包括立法机构也需要用法律来管这个观念在国内是不能了解的” 那么,人们为什么会产生钻空子的想法和行为呢? 林毓生教授说--- 林毓生:“的确是因为有些缝子已经出现了,不是说是完全没有缝子的社会了不是因一个人他有绝对权力,大家非听不行这种情况下,法治方面又跟不上又搞市场经济,本来市场经济在西方是一个很复杂的演变过程,中间与道德的演化各方面的配合也不是一个政治所能决定的简单说就是社会的力量越来越秩序化,产生了市场经济,而现在社会秩序还没有建立起来,所以产生一种言行不符,互相钩心斗角,尤其在市场经济方面,互相精心打算,怎么样使心里话跟外面的各方面能配合,变成一个重要的生活模式了孩子们耳目渲染以后,自然会感觉到利用各种钻缝子的办法来对自己有利”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说,孩子年龄越大,诚信度越低,这不能埋怨孩子,中国社会的大背景要负责任,而这个大背景其实就是谎言加暴力的政治胡教授说,不少党政官员都信奉讲假话,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