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郊狼泛滥 竟源于人类善意的错误


“那是大概晚上10点,我刚参加一个派对回来,按老习惯,睡觉前要带格斯出去遛遛” “格斯冲在前面,钻进一簇丁香树丛,我听到了可怕的打斗声我当时穿着有跟的鞋,等换上便鞋过去查看时,一切都结束了,我只听见远处传来几声吠叫后来知道,那是郊狼呼唤它们的孩子过来进食的声音” 事后看来,家住罗得岛的普林斯一家和他们的邻居正位于一场“入侵战”的最前线在《东部郊狼》一书中,加拿大生物学家吉瑞·帕克称郊狼的扩张“在近期陆地哺乳动物中无与伦比”大规模的森林砍伐和对狼、狮的彻底捕猎使得20世纪早期美国东部没有了像样的掠食动物于是,原本生活于西部各州的郊狼向东推进,填补了自然的真空由于适应力极强而且食物来源丰富,它们的数目不断增长,甚至出现在城市中心地带在马萨诸塞州,大约有好几千只郊狼 在北美,郊狼日益侵入人类居住的社区,给双方都带来不少麻烦罗德岛一名生物学家通过卫星定位,对众多郊狼进行了跟踪研究她发现,人类许多善意却错误的行为正是导致人狼不能和谐共处的主要原因 对于郊狼的“成功扩张”,人们反应不一“我本来想放养一些鸡,现在犹豫了,”纳拉干湾地区的农民斯图亚特·迈克唐纳说自1990年代郊狼游过罗得岛的大陆,穿过冰面,或直接沿着小桥来到阿基诺克及相邻的科纳尼科岛时起,当地养羊养鸡人,以及养有小型宠物的人,就开始发现动物伤亡在新港的海军基地,郊狼会和着熄灯号号叫,宛如一曲大合唱金宝汤公司继承人多兰斯·汉密尔顿在新港有个占地46英亩的农场,那里受害尤为严重汉密尔顿的SV F基金会与塔夫特大学兽医学院合作,保存了众多稀有和濒危动物的精子、卵子和遗传物质郊狼拖走了世界仅存的200头圣克鲁兹绵羊中的3只,还有两只田纳西昏晕羊(因一受惊吓就昏倒而得名)“这里是郊狼的梦想之国,”SV F基金家畜项目管理人萨拉·博勒说在新港公寓区,郊狼跟着遛狗的人,伺机下手,还在校园附近游荡 一开始,戴安娜·普林斯和很多新港居民一样,呼吁根除这些“侵略者”,“但后来我发现,这不是长久之计”波士顿大学郊狼研究专家埃里克·斯特劳斯说:“我们设陷阱,用枪杀,下毒药,每年杀死9万只郊狼但150年过去了,这些办法都没有奏效”因此,从2004年起,普林斯家族管理的信托基金投入 11万美元,近距离研究郊狼,试图描画出一幅精确的人狼互动图 他们延请了生物学家努米·米切尔早在马萨诸塞州的剑桥读高中时,米切尔就在佛罗里达的盐沼发现了一种新的哺乳动物40年后,米切尔仍然保持着年少时期的好奇心,经常奔波在山石和垃圾间,追踪郊狼,“这个地方太棒了,”她说,“多种郊狼在此杂处” 利用普林斯基金会和其他途径筹到的钱,米切尔和一队志愿者、六个合作伙伴共同组成了纳拉干湾郊狼研究小组野外调查始于2005年,他们使用最先进的卫星定位项圈实时追踪阿基诺克及科纳尼科岛上10个郊狼群落的活动首先要用传统方式给郊狼戴上项圈很多个早上,米切尔驾着那辆装配了各种电子设备的沃尔沃旅行车,到处寻找郊狼在职业捕兽人斯宾瑟·特里普的帮助下,她设下诱饵和特制的陷阱 每天他们都去检查这些陷阱,兽医拉尔夫·普拉特随时会过来帮助麻醉被捕的郊狼,药效延续20分钟左右,足够装上项圈并收集重要数据米切尔及志愿者每周数次利用无线电定向探测器确定郊狼的位置,下载数据按照设计,这些轻便的项圈一年后会自行脱落,研究人员可以循踪找回来,对它们进行再利用米切尔推算,以时间、精力和成本计,21只郊狼每只要花5000美元左右 在电脑上,她可以用无数种方式处理GPS提供的数据在她绘制的电子地图上,不同郊狼群落以不同颜色的点点表示研究开始后不久,她就发现了三个郊狼活动频繁的地点 其中之一就是距普林斯家几个车道远的地方,米切尔称之为“马塔角”米切尔立即想到了致使格斯遇袭的可能原因她在附近挨家挨户询问:“你们见过郊狼吗”她记得一对老年夫妇回答:“噢,没有,没有……这里没有郊狼”但是,几次调查之后,米切尔去找他们对质:“我知道你们在这儿给郊狼喂食”她说:“他们尴尬极了他们听说过格斯的不幸,并答应不再喂郊狼……和很多喜欢看到野生动物来到自家后门讨食的人一样,他们没有意识到这样做的严重后果” 另外一个地方是“霍尔斯坦山”一个乳牛场曾在那里放牧,冬天死了几头奶牛,因为冻土太硬,没能及时掩埋“对郊狼来说,那是几千磅的食物,堪称人类发的一大笔福利,足以让野生动物放弃自然的摄食习惯”米切尔说郊狼本是天生的捕鼠好手,也是其他小型哺乳动物--旱獭、野兔、松鼠———的一大消费者,喜欢吃野葡萄和其他水果米切尔跟踪的一头郊狼曾经弄断了腿,它在一棵梨树下掘了个洞躲起来,靠吃梨子为生,直到腿部康复,可以重新捕猎“但一旦它们将人类与食物联系起来,不妙的事情就发生了“它们习惯于轻松的捡食,缩小了捕猎范围,建立更多群落,总体数目增加” 电脑上显示的其他郊狼活动“亮区”无不与人有关,要么是野猫聚集处(有人喂养),要么是垃圾站,还有一个采石场,不少人在那儿放牧,死羊给郊狼提供了丰富的食物来源 “为什么郊狼越来越多人类就是原因”米切尔说 最让米切尔不安的郊狼群落是“海军营”,一共由9头郊狼组成,因其地盘以新港海军基地附近为中心而得名GPS数据显示,两只头狼逐渐将活动范围扩张到了霍尔姆公园,一个总是很多孩子的地方研究发现,附近公屋区一些孩子和大人经常手拿食物喂“海军营”成员“它们是我的郊狼,我可以照顾它们,”当米切尔警告他们不要饲喂郊狼时,一个孩子挑衅地说郊狼攻击人类的案例比较少见,过去40年里全美只有142例报告,大部分发生在西部各州,但攻击者几乎都是被人喂过的郊狼 “它们这么漂亮,我们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到野生动物,”霍尔姆公园附近的居民丽萨·戴维说,“我愿意为它们做饭,有一年感恩节,我甚至在石墙上放了火鸡” 另一个不祥的转变是:被公屋区的施舍和人们撒在户外的猫粮吸引,“海军营”放弃了原本庞大的捕猎地,另一个群落、由44磅重的头狼“德卡斯特”率领的“南普茨茅斯”开始侵入“海军营”过去誓死捍卫的地盘 米切尔有句口头禅:“被人喂食的郊狼等于已经死去”而这正是“海军营”几头郊狼的命运随着冬天的来临,人类失去了喂食它们的兴趣“海军营”想从“德卡斯特”手里夺回原来的地盘,但徒劳无果最后有些在过路时被车撞死,有些则在学校附近游荡,希望有人扔东西给它们吃领头的母狼怀孕了,它独自一个,绝望地从这里逛到那里,从萨尔夫女王大学的学生们手里讨吃的,翻拣垃圾,最终在新港居民区某处找个地方生下了小狼 它带着幼狼,到处辗转,寻找食物,还跟着遛狗的人转悠,引起了一些父母和房地产经纪人的恐慌最终,2007年5月,新港警察局出动,将它射杀,对幼狼施行了安乐死“这是一个例子,自始至终都是人类的干涉在制造麻烦,”野生动物学家查理·布朗说事实上,“海军营”的衰落从它们搬进霍尔姆公园之前就开始了,因为那时海军基地的门卫就在喂它们 “海军营”只有一名成员活了下来这头母狼成了流浪者,在米德镇机场附近靠捕鼠为生和其他“散狼”一样,它在各大群落的地盘边缘活动,希望能被它们接纳,或在其头狼死去时取而代之经过几个月的游荡,先后被6个群落拒绝之后,这位孤独的“海军营”狼终于加入一个新的群落,安顿下来 米切尔和伙伴们不断在学校、城镇集会以及任何可能的场合发放宣传资料,呼吁大家“不要饲喂郊狼”,警告养有小型宠物的人小心在他们的努力下,过去两年来”郊狼攻击事故“有所减少,但不是每个人都心悦诚服 最难说服的是喂猫的人一些动物保护主义者认定野猫是自然的一部分,他们只是把它们抓起来,阉割,再放生,认为这就解决了所有问题而米切尔则认为野猫和人类放置的猫粮都把郊狼吸引了过来“理论上我同意努米的意见,”爱猫组织Paw sW atch的领导人丽兹·斯科比什说,“但她想对我们该在自家后院做什么发号施令,这是不能接受的”她说,在罗德岛有大约10万到20万只野猫,全美大约有7000万只,“我们可以管理它们,但不能消灭它们,”她说 4月份一个早上,米切尔驾车前往“幻影”群落地盘时,脑中所想的就是野猫问题她跟踪时发现,这个群落的觅食路径令人不安:每夜它们都会沿着河边,穿着一个新的居民小区,小区每家后院都有着孩子的游戏设施 在这个整洁的小区边缘,米切尔发现了一座老旧的小别墅,坐落在数英亩树林之中房子周围设着饲喂台,撒着猫粮,几十只野猫或是懒洋洋地躺在屋檐下打着盹,或是在灌木丛中游荡,警惕地盯着你屋主琼·德梅洛不在家,后来她打来了电话“我在这儿住了60年,的确养了几只猫,我不会告诉你有多少只我看到了郊狼,但它们很漂亮,不是问题这里所有动物都和谐地生活在一起” 米切尔很无奈,她对住在这个小区的年轻妈妈希拉里·奥林格说:“我建议你们封门闭户,停止饲喂,直到郊狼搬出去我为你家孩子的安全担心”奥林格答应回去跟邻里们商量 不过,米切尔也发现了一丝好的迹象驾车在新港市郊外林木葱郁的山谷内前进时,她发现“佩克汉姆”群落出现在附近“太棒了,过去这个溪谷是属于 ‘黑点’群落的,”她说这意味着基本上不依赖人类喂养的“佩克汉姆”群落扩大了势力范围与此同时,数据显示,“黑点”的头狼“罗迪”已被赶到阿基尼克岛南端,等它一跨过桥,到达对岸的科德角,就会面对猎人的枪口(那里的猎人一年可以猎杀大约450头郊狼) 去年,米切尔试图劝服阿基尼克和科纳尼克四个城镇通过强制措施,禁止人们饲喂郊狼,但未能成功爱猫人士游行抗议,其他不少人士也认为这属于干涉过度今年她的运气好些,四城镇出台了没有法律效力的规定,比如对死亡的牲畜和野生动物及时进行处理,建议在6英尺高的架子上喂食野猫,而且只能在白天喂 (郊狼是夜游神),等等米切尔,每当有郊狼攻击事件发生时,公众的接受度就更高些比如上个月,罗德岛克兰斯顿一个人在后院被郊狼咬了,两只狗在马州阿默斯特散步时受到了攻击 最终结果会怎样“对于郊狼在人类生活扮演的角色,我们至今还没有很好地把握,”波士顿大学的斯特劳斯说有证据表明郊狼可以吃掉大量老鼠,减少某些疾病的流行,但它们也会攻击居民家的家禽 米切尔知道事情已经在发生变化她把最近发现的一个群落命名为“屠鹿”郊狼不像狼那样有着强壮的下颚,也缺乏集体捕猎智慧,很少能杀死鹿但这个尝过鹿肉滋味的郊狼群落已经开始袭击鹿群去年秋天,在加拿大的新斯科舍,还发生了极端“不郊狼”的事情一对郊狼在郊野公园袭击并杀死了一名19岁的徒步旅行者,这是北美史上第二次发生类似事件 毫无疑问,东部郊狼比西部郊狼要大得多,可重达40至50磅在东迁过程中,还曾和狼杂交,获得了狼的基因研究者还在争论它们是否构成一个新的物种 每年6月,戴安娜·普林斯都会在自家附近洒下一瓶瓶美洲狮尿,希望郊狼闻味而退有段时间她雇了一位弓箭手,还在自家院里竖了“丑陋的篱笆”,以保护新养的小狗皮克尔,并养了一条德国牧羊犬作为保镖即便如此,几年前,皮克尔还是遭到一头郊狼的攻击,几乎丧命 “非常有意思,”她说,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