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中共国家破产之日?诺贝尔经济奖得主:中共经济没大到不能倒 但大到无法救

2019 中共国家破产之日?诺贝尔经济奖得主:中共经济没大到不能倒 但大到无法救


近期韩国拍了一部展现20年前经济破产前一周情景的电影旅美学者何清涟就此影片分析,中韩两国政治体制不同,但经济体制却有许多相同之处韩国金融危机爆发前的特征中国现在几乎都具备中共不断降准,经济泡沫越吹越大,成了一种比韩国还要恶劣的倒逼型信贷扩张机制中共决不允许影视界拍任何披露弊病的经济类题材电影诺贝尔经济奖得主分析,中共不会因为经济规模如此之大而不可能垮掉,但是规模大到无法救 近日北京大学知名教授郑也夫刊文,呼吁中共应退出历史舞台引来各方解读评论人士认为,今年有三种诱因可能共同推动中共改弦更张阿里巴巴集团创办人马云日前出席世界浙商上海论坛表示,在中美贸易战上,商人要改变人才结构及财政能力,怪美国没有用 韩国危机前的银企体制与中国相类 韩国为纪念1997年金融危机20周年,拍了部电影《国家破产之日》,展现了濒临破产前一周的情景 旅美学者何清涟在大纪元撰文分析,中韩两国政治体制不同,但经济体制却有许多相同之处 何清涟说,从70年代开始,韩国政府通过大量投放政策性贷款扶植以重化工业为主的大型企业集团,30家规模庞大的企业集团垄断了韩国80%的国内市场这些国有商业银行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给国有企业提供低成本融资,以低利率为大型企业集团提供政策性贷款,政策性贷款占韩国银行业贷款总量的比重从1970年的47.5%上升到1978年的59.1% 这种低利率政策和政策性贷款严重扭曲了商业银行的激励和约束机制,在政府的保护下,韩国企业选择了高负债经营它们首先从银行贷款购买资产,然后再以这些资产作抵押申请更多的贷款,形成了“倒逼”的信贷扩张机制 而中国现在的情况与其非常类似 商业银行几乎全部为国有,少数几家非国有银行的股东也是国有银行与国企;国有银行的任务主要是为国有企业提供优惠的政策性贷款(据中国财科院报告,国企的银行贷款利率低于民企1.5个百分点);既然能够拿到这种优惠低息贷款,中国国有企业都是高负债经营,经常将低息拿到的贷款转手借给民营企业炒地炒房炒股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中共拿出4万亿救市之后,中国信贷宽松根本停不下步,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显示,2008~2016年期间,面向非金融公司的信贷从不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95%上升到超过150% 为支撑长期经济发展,保持金融健康,本应削减国内企业债务,尤其是应该将削减庞大的国企债务作为一项国家优先事项,但中共却反其道行之,不断降准,经济泡沫越吹越大,成了一种比韩国还要恶劣的倒逼型信贷扩张机制 中国爆发危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救不了 《国家破产之日》展现了这幅图景: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使韩国经济陷入严重危机,当时韩国的外汇储备只剩下可怜的39亿美元为渡难关,政府不得不在当年11月向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申请了550亿美元的紧急援助性贷款,代价是韩国的经济政策必须接受IMF的干预和严厉监督 何清涟写到:从此,韩国进入了“IMF时代”:货币贬值、企业破产、公司裁员,失业者高达130万人,自杀率增加42%,……所有这些,韩国人都归罪于IMF体制1998年初,金大中上台后,坚持不懈地推行金融、企业、公共机构和劳资关系四大部门的改革,对经济的全面复苏起了关键性的推动作用 韩国人认为IMF体制让韩国丧失了经济自主权,被迫开放金融业,是谓国耻韩国国民曾发起“捐金募银”运动,总共筹集22亿美元,这种共渡难关的精神曾感动了全世界——这种情形,中共政权就不要期望出现 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打,中共号召“全体民众共度时艰,风雨无阻应对无法回避的挑战”,遭到网民各种讥讽,不少人甚至盼望中共惨败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IMF除了拯救韩国之外,还分别向菲律宾、泰国、印尼提供了11亿、172亿、400亿的紧急援助性贷款 何清涟提问,中国如果发生金融危机,会有哪个国际组织出来拯救答案是没有早在2016年11月,2008年诺贝尔经济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华盛顿的一场研讨会期间,美国之音记者曾问他:“一旦中国经济出现更为严重的状况,世界其它经济体会不会前去救市”克鲁格曼的回答是:“不会即便是其它国家具有最良好的愿望,也不可能;中国的社会和经济规模太大了——不会因为规模如此之大而不可能垮掉,但是规模大到拯救起来非常困难(not too big to fail,but too big to save)” 何清涟强调,《国家破产之日》这部影片讲述的是韩国故事,但处处都可以看到中国经济的影像中共决不允许影视界拍任何披露弊病的经济类题材电影,代入情境感强烈最重要的是,切切不要忘记,这部影片的英文名是Default,直译就是“结构锁定” 马云谈贸易战:怪美国没用,未来几年更难受 中美贸易战维持现状之际,阿里巴巴集团创办人马云日前出席世界浙商上海论坛表示,在中美贸易战上,商人要改变人才结构及财政能力,怪美国没有用,还说“你改变不了特朗普(川普),你连你妈都改变不了”,并指出“好消息是所有人都不容易,坏消息是不容易的时代可能刚刚开始,未来几年可能会更加难受” 21世纪经济报导,马云表示,只有自己强了,再大的洪水、风浪都能度得过,"风口来了,猪都会飞每个人都想找风口,每个人都押宝风口"这个时候如果你能把握好,也许就是巨大的机会"因为风过去,摔死的一定都是那些猪,猪被风吹起来,它不会长出翅膀来" 北大教授吁中共退出历史舞台;评论:诱因有三 近日北京大学知名教授郑也夫刊文,呼吁中共应退出历史舞台 郑也夫在这篇题为“政改难产之因”的文章中,分析了中共政改为何难产的原因他说,70年代末叶,中共曾有过一场经济体制改革,但中共一直没有实行政治体制改革,原因是中共高层发现政改的每一项内容都在削弱这个政党 他说,这个政党给国家带来了太多的灾难,所以他们应该尽可能地避免暴力,以最少社会动荡的方式,退出中国的历史舞台,这是当前符合中国人共同利益的事情,而今后中共领导人,所能做的唯一可望载入史册的大事情,就是引领这个党淡出历史舞台 时政评论员周晓辉认为,2019年将不仅迎接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还可能迎来将其埋葬的海啸 他分析说,诱因可能有三:一是,经济崩溃导致民心不稳,中共解体二是,一场瘟疫或天灾摧垮了中共的有生力量,使其自动退出历史的舞台三是中共诸多恶行曝光,中共高层政治博弈导致鱼死网破,中共体制内良心人士顺势而为,改弦更张,重组政权 周晓辉表示,更可能的是,这三种诱因相互交织在一起,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