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再陷大饥荒 农民吃草和树皮 当局挑衅升级


最近从北韩传来的消息让很多观察家想起了1996年该国处在大饥荒前夕的情况在1996-99年的大饥荒期间,有50万-100万北韩人死于非命在过去两个月里,食品价格暴涨;到了4月中旬,每公斤大米价格涨到了不可思议的2500北韩元(合2.5美元)过去5年里,春季价格通常保持稳定,大约 900北韩元 近来食物分配部分停止了,甚至在首都平壤也是如此自去年开始,有些地方城市已停止接受粮票分配食品有报道说,农民吃草和树皮充饥,逃亡难民人数在增加 北韩人普遍在谈论“第二次大饥荒”国际专家似乎同意这一点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负责亚洲事务的地区主任班伯里(Tony Banbury)在4月中旬说:“北韩的食品安全形势显然很糟糕,而且还在恶化情况很可能是,只有外部提供紧急援助才能避免一次严重的悲剧发生” 这种情绪变动是非常巨大的仅仅一年前,北韩领导人还很乐观凭藉2005年的丰收,他们相信食物短缺已成为历史,北韩农业开始复苏不过2005年的产量也只有460万吨,仍低于养活该国人口所需的520万吨不过当时看来,情况显然在改善 而且在过去10年里,南韩政府一直维持“阳光政策”,单方面且无条件地向北韩提供粮食援助自2000年以来,南韩每年免费向北韩提供45万吨粮食,而且其分发完全不受监督于是平壤领导人慢慢相信,这种援助在可预见的将来仍会持续此外,中国也加大了干预力度;虽然北韩未必喜欢中国这么做,但据此相信中国会提供粮食援助---中国提供的援助跟南韩的大体相等最后还有跟美国达成的基本协议,北韩据此认为,华盛顿会慷慨提供援助以换取平壤作出的微不足道的让步 由于受到这种新局势的鼓励,北韩当局过去3年来一直试图走回头路,恢复原有的斯大林主义社会结构---1990年代末的经济灾难给它造成了严重破坏虽然达到这一目标的可行性值得怀疑,但北韩当局非常努力地想这么做 2005 年,北韩当局声称,公共配给系统全面恢复,禁止私人交易谷物这一禁令受到普遍忽视,最终失效了,但当局随后的行动相对成功些2006年底,当局禁止男性摊贩在市场出现2007年,当局又禁止50岁以下的妇女在市场做生意当局通过这些举动发出的信号是:每个有劳动能力的北韩人都应回到自己所属的地方,具体来说就是回到该国斯大林主义经济中的国营工厂 政府还发起了一场运动,打击自1990年代末以来它默许的半合法的私人企业在2005年后,当局成功镇压了跟中国接壤地区的贩卖人口、走私和非法劳工移民等活动平壤的宣传机构也明显提高了反市场言论的调子 但情况急转直下,去年对北韩领导人来说是不走运的一年 首先,2007年的粮食产量未达到预期目标,据估计只有380万吨,远远低于520万吨这一关键的基准跟往常一样,官方将产量下降归咎于洪水但是难道北韩跟南韩不是处在同一个半岛上吗南方可是数十年都没有出现粮食短缺现象了其真正的原因是,当局不愿开始农业改革,北韩农民仍在斯大林创建的臭名昭著的集体农庄工作因此可以预计,北韩的农业生产力仍然低得可怜2005年的丰收看来是难得一见的例外,因为北韩的农业一直没有明显改善的迹象 南韩2007年12月的总统选举导致领导人更迭中间偏右的务实总统李明博领导的新政府表示,南韩无条件向北韩提供援助的时代结束了有人曾认为,这种表态只是选举中的花招但他们错了,不过看来北韩领导人也曾这么认为在近3个月里,平壤媒体对首尔新政府一直保持沉默,显然是认为首尔会改弦更张然而,这并未发生 南韩新政府不拒绝向北韩提供食品援助事实上,李明博很多次都表示,一旦北韩官方提出要求,就会提供这种援助其他项目,包括南韩公司雇佣北韩工人进行加工的开城工业园仍照常经营真正的变化是,南韩新政府拒绝进一步增加单边援助的规模 但这对平壤来说都是不能容忍的,北韩领导人于是打破沉默大约从一个月前开始,平壤开动宣传机器,对“李明博领导的反动战争贩子集团”进行口诛笔伐,并且召开批斗大会对普通民众进行洗脑,向他们解释首尔新领导人的邪恶本质 爆炸性上涨的国际食品价格又加剧了这种形势北韩媒体广泛报道这种趋势,但同样将粮食危机归咎于那些显然超出政府控制的因素4月25日,北韩主要官方日报《劳动新闻》(Nodong Sinmun)刊载了一篇文章描述世界范围内的食品供应问题,并提到了“某些国家”的食品价格大幅上升 世界范围内的食品价格上涨意味着,外国向北韩提供的援助很可能减少中国正专注于8月份的北京奥运会,而且对北韩的荒唐行为日益恼火,因此不太愿意帮助北韩摆脱困境而且正如北京一些人所认为的那样,北韩的问题是自找的,因为它顽固抵制中国的改革模式 与此同时,跟美国的关系仍不确定北韩2006年进行了一次核试验,并将美国的反应看作是妥协然而,如今看来双方不可能达成相互可以接受的妥协而且最近有报道说,北韩参与了敍利亚的核项目,这导致局势更加恶化因此双方不可能在近期内改善关系 北韩领导人显然已决定,现在也是对南韩政府采取强硬立场的时候了平壤认为,它向首尔要求援助,将被南韩视为一种软弱,而且等于说北韩愿意服从南韩的条件这对平壤来说是不可接受,而且北韩外交官知道,这样的条件将削弱他们分配救援资金以维持该政权稳定和精英特权的能力 北韩预期的南韩援助并未出现-而且现在也许已太迟了北韩向外界显示,它根本不那么需要这些食品援助为北韩领导人这一决定付出代价的是该国偏远地区的东北部那里人民的生存状况将会进一步恶化,将会发生饥荒和死亡但草民的生命从来都不在金正日的战略议程上处于重要地位 平壤也没有要求南韩提供免费化肥,虽然北韩农业严重依赖它自己不能生产的这种产品近年来,只有外国每年定期向北韩提供30万吨化肥,才能挽救那里的局势如今这样的化肥援助仍未到来,而这意味着北韩2008年的粮食产量将比当前的更低大饥荒的阴影再次笼罩北韩大地 值得注意的是,北韩在3月底采取了一系列挑衅行动北韩战机在靠近南韩边界的地方进行挑衅,并在东海试射导弹北韩还宣传说,南韩一位将军的讲话预示着首尔企图对北韩核设施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平壤也许希望借此在议会选举前恐吓南韩选民 但南韩的选举证明,北韩的这种恐吓战略失败了“反平壤的政党”又一次赢得选举胜利然而,新的时机即将到来,5月份北韩也许会在黄海发动一次新的挑衅这次,北韩领导人希望恐吓南韩新政府追求的外国投资者-他们对希望推动经济高速增长的南韩新政府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在北韩,国内的食品安全形势急剧恶化食品价格突然暴涨看来是粮食危机加深的迹象有报道说,农民拒绝耕种国有农场,声称他们太虚弱了,无法劳动(但他们仍愿意耕种自家的田地)尽管观察家相信,北韩的粮食短缺尚未恶化为饥荒,但已有村民饿死的传言如果化肥短缺导致粮食减产,北韩今年底有可能出现饥荒 其政治后果还不清楚,外界对北韩内部形势所知甚少然而,基于历史来看,如果东北部地区的山头上出现数千个新坟墓的话,也不会产生重大政治后果金正日政府很可能使用其屡试不爽的手段:政治精英和军队中的精锐部队将会获得全额配给,“政治上不可靠者”---主要是是偏远的东北部的村民,任其自生自灭 有人希望北韩政府暂时停止反市场经济的行动,并放松对边界的控制以准许更多人进入中国大陆但甚至是这样的温和措施也是不可能的有可能出现一些孤立的起义事件,但政府似乎信心十足毕竟,孤立且缺乏组织的反叛者无力挑战这种体制 译者: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